陆泠

你好!这里是陆泠。
热衷于吹冷圈同好。
头像是自己做的。
sot相关我除了维攻赛受和轩攻不接受以外都ok滴!主要吃东南组,圣塔和双星,欢迎找我讨论梗呀!qq2476573133,来之前请注明称呼呀w
▷Their Eternity社团
▷中华古文体企划

[虹七]可能重了个假生/片段(黑虹|蓝戒)

○七剑还未集齐,少侠堂主已经互通身份的背景条件下。
○其实少主和宫主并没有出场。
○ooc,我流。
○拟人。黑虹蓝戒的前提下。
○虹猫——陆鸿(重生) 
猪无戒——朱无戒(重生) 
莎莉——夏黎(性转,可生子的男性emmmm)
黑小虎——墨啸 
蓝兔——蓝子初(性转)
大概这样。
○请注意避雷。
○少侠堂主好朋友设定emmmmmm。
○这是给 @三轮车夫一时 的粮,虽然她已经看过了噗。
  ————————
  这日,朱无戒好容易得了空,瞒着顶头上司墨少主,偷偷出了营帐去。
  他摘下平日里常带的猪头面具,换了身寻常布衣,溜达溜达着溜到了陆鸿“闭关”处。
  “咕——呜咕咕——”这是暗号。
  不多时瀑布里果然探出一个湿漉漉的头来——好嘛,这陆鸿陆少侠光着膀子,手持竹剑,竟然是来冲天然凉水澡来了。
  “原来是朱堂主,快进来。”
  朱无戒无语地看着他一头青丝粘在脸上,这么大个瀑布,入洞口就一块石头,还被陆少侠您这尊贵的屁股给占用了,我朱老四怎么下脚??
  偏偏那陆氏少年郎还冲他挥挥剑。
  朱堂主无奈,只好暗自运功,踏水蹬入洞里……
  呔,衣服又湿了。
  “堂主可是好久没来了。”陆鸿一面笑眯眯地看他,一面拧着自己湿透的头发,“不知蓝宫主最近待您如何呀?”
  呸,他就知道这小子面儿上纯良背地里黑,看看,每次见面都得用蓝子初呛自己一回。
  “托少侠鸿福,我们相处得很融洽。”
  融洽个鬼,也不知道蓝子初最近又犯什么混,在少主面前旁敲侧击,表示玉蟾宫缺个已过门的“当家主母”……一想到这事儿他就头疼。
  陆鸿看着他那张虚假到快碎裂的笑脸,心中邪恶得到了满足,开始愉快地拧裤腿。
  朱无戒觉得有点气,心说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你竟然还在我面前提我的烦心事儿?向来瑕疵必报的朱堂主嘿嘿一声给自己糊上了看似真诚的微笑眉眼,状似云淡风轻地道:“说起来……我们少主可还惦记着少侠您呢,现在整天派人出去找陆少侠的下落。”
  果不其然,陆鸿一听这话浑身一僵,艰难地挤出来一句话:“…朱堂主,请问您来的时候确定无人跟踪吧?”
  “啊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武功不济,若是少主亲自跟来,我也觉察不到啊。”这句是真话,不过他不打算告诉陆少侠,自己逃跑技术一流绝不会被发现这个事实。
  陆鸿心里突突一跳,转开思绪略一思索:“等等……上辈子,这会儿墨啸应该是在冒充我吧?”
  朱无戒:“啊……好像是…”
  “所以……”
  “嗯……?”
  “所以朱老四你居然吓我?!”竹剑破空划过。
  朱无戒作抱头鼠窜状:“我不是!我没有!!少侠手下留情啊啊我出门没带流星锤——”
  打闹之际,夏黎跃进这一方天地,差点被竹剑剑气与木片儿蝴蝶镖暗伤。
  “陆少侠,看来你恢复得不错啊…哦?这位是……”
  陆鸿与朱无戒齐齐转头,瞬间僵在原地。
  完了又要跟他一起练剑了……夏黎练剑根本不要命啊……。陆鸿打了个哆嗦。
  啊啊啊被七剑传人发现了我要玩儿完了……等等,我好像没带面具?那他不认识我的吧?不认识吧……。朱无戒内心天人交战。
  夏黎被陈夫人逼着坐了一个月的月子,本就心情不好,陆鸿这厮自从跟自己练过一次剑就称内伤未愈天天跑瀑布里疗伤……却原来是跟魔教堂主休闲娱乐??
  夏黎觉得很不爽。
  “陆少侠,既然恢复的好了,下午便恢复练剑安排吧。还有——”
  “朱堂主,不要以为摘了面具别人就不认识你了,看看您的耳环和发型再出门…当别人都是瞎子?”
  陆、朱二人无话,垂头任由夏黎训教。
  “那个……不是说只有怀孕的时候才会心情不好么,他怎么……”
  “因为陈夫人把他关在屋子里坐月子……”
  “啊,可以理解……”
  夏黎很生气:“我听到了!!”
  ——————
tbc?
给我的2017留个纪念。
谢谢阅读。

评论(3)
热度(42)

© 陆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