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泠

你好!这里是陆泠。
热衷于吹冷圈同好。
头像是自己做的。
sot相关我除了维攻赛受和轩攻不接受以外都ok滴!主要吃东南组,圣塔和双星,欢迎找我讨论梗呀!qq2476573133,来之前请注明称呼呀w
▷Their Eternity社团
▷中华古文体企划

【序】扶摇客栈

 开始更新啦!><

扶摇客栈:

我是序的作者以及脑洞手陆泠 。
感谢我的亲友们,我觉得我可以跟你们互吹到天荒地老。
说是原耽,其实是混乱邪恶客栈的日常记事,cp随便配,放飞自我。

————————

  01.老板——陆泠。

  陆家世代为官,到了陆县令这一代,后继无人了。

  倒也不是陆县令膝下无子,只是他这一生太过倒霉,接连生了几个儿女,都是早夭。好容易将小儿子抚养成人,他却一心扑在发家致富上,对考取功名没有任何想法,唯一的文学爱好还是上茶楼里头听段话本儿。

  陆家小少爷对经商确实有一套,而立之年便已是地方富甲排行榜榜首。在料理完父亲的后事之后,陆老爷带着妻儿下了江南,开开商号卖卖粮,日子过得好不滋润。

  陆老爷与夫人一生只有一子,这孩子完美继承了他爹的志向与爱好,只是脑子总是缺了根弦,天天念叨着要“干出一番大事业”,到头来还是赚不到几个钱——毕竟算数天赋继承了他阿娘,能把三乘七算成四十一。

  于是每日来扶摇客栈吃茶喝酒的人,总能听见账房先生将算盘拍得叭叭响——

  “姓陆的,你要是再敢动账册我就跟你拼命!!”


  02.账房先生——清明。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扶摇客栈的账房先生真真是个奇人。

  上得厨房下得厅堂,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上梁补瓦下地捉鬼……,说的就是他了。

  没有人知道他是打哪儿来的,他仿佛是理所应当地成为陆家的账房先生,并一干就是五年。

  ……所以说,见证了小少爷从不识数到会算加减法的人,也就是他了。

  账房先生平日里总着一件褐色的粗布衫,却给人一种仙气缥缈的绝世高人之感。当然,在他教训小少爷的时候,这仙气就化成了丝丝杀气,仿若账簿上那些被小少爷荼毒过的记录曾留下的血泪。


  03.异域少年——夏缇。

  清早,店小二打着呵欠推开厨房的门,一只白胖的大猫正蹲在灶台上乖巧地看他,只是脚边鲤鱼的尸骨血肉和被打翻的锅碗瓢盆昭示着它的罪行。

  店小二立刻清醒过来,抄起一旁的铁勺就往猫身上抡过去,那猫舔舔爪子,在铁勺挥过来的那一刻,突然化作一阵白烟,消失了。

  店小二还是个孩子,他不能不害怕,不能不惶恐。他以飞快的速度跑上楼把老板和账房先生先后叫醒,语无伦次地描述了一遍今早发生的怪事。

  账房先生把一看就是昨天晚上又偷跑出去听夜场话本儿的老板摁回去睡,这才跟着小二来到厨房——

  这次,他们看见一个坦胸露背的白发少年,抱着那只大猫,冲他们扬起一个歉疚的笑容。

  “嗨,我是夏缇,很抱歉我家小可爱闯了这么大的祸…不过我没有钱,就留下来帮忙吧!”

  账房先生听着他生涩的口音和流利的语句,挑了挑眉,心道:这人不会是预谋好了的吧?


  04.书生——茶野。

  是这样的,老板除了经商最大的爱好就是听话本儿,但他励志“用自己的力量成就一番事业”,自小钻研古往今来各种烹饪秘籍,练就了一番卓绝的烹饪技巧。于是现在这座小客栈就只有:亲自掌勺的老板,打扫卫生的小二,和负责其余全部事务的账房先生。

  ……啊不好意思,忘记了最近新加入的试菜员异域少年。

  由于以上配置太过艰苦,导致老板只能晚上跑出去听夜场话本儿,而由于第二天还要做菜需要早睡,老板的娱乐时间被硬生生缩短到只剩下半个时辰,而这半个时辰里还要完成账房先生布置的类似“背诵九九乘法表”这样的作业。

  老板就很气。

  账房先生就跟他讲道理:“不会背九九乘法表的老板不是好茶野先生粉。”

  老板瞬间被说服。

  这日,晴。

  老板坐在大堂里虔诚地诵读乘法表,枯燥到快要就此昏睡过去。这时,一人摇着折扇踏进门里来,英气十足地将那扇子一收,开口却是细声细气地:“陆泠陆公子,可是这里的老板?”

  老板一下子来了精神:“是是是!敢问兄台是?”

  “啊。”来人一双眉眼弯弯,“久仰大名,在下茶野。近日跟南厂书局的合作不大顺利,听闻陆公子也喜欢听话本,便来碰碰运气。”

  一时间,老板心动如雷,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因为哪句话昏过去好。


  05.侠士——辛十八。

  大侠本单名一个“辛”字,因独闯了少林十八铜人阵,被江湖人叫做“辛十八”,并由此声名大噪。

  大侠是个行侠仗义的侠士。

  大侠还是个郁闷的侠士。

  且不说被隔壁王小明骗着去挑战了各大有名的侠士,因此耽误了许多行侠仗义、结识美人的机会吧,单他成名后,人人见了他便叫“十八兄弟”这事儿,就够他郁结而死的了。

  ……没错,大侠还是个喜爱看美人的侠士,只看,不撩,美滋滋。

  郁闷的大侠背着行囊走进一家客栈,想在此歇上一晚再做打算。

  一进门,一个白发少年便迎了上来,操着一口奇怪的异域口音笑道:“客官,打尖还是住……啊!你是……!”

  因他突然叫着一声,引得大堂中吃饭的人们都抬头看他,厨房里也探出一个脑袋:“四九三十……小夏,你叫什么?”

  白发少年赶忙拉着大侠往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坐下,应道:“没没没!”又转来悄声问大侠:“那个,您是辛大侠么?”

  大侠点一点头,那少年便惊喜道:“辛大侠!真是您呀,您在西羌救了我的!我一直想谢谢您,没想到您那时候先走了——大侠怎的来江南了?”

  “寻亲。”大侠不愧为大侠,回答都如此言简意赅。

  少年一面从小二手里接过小菜碟子,一面道:“大侠有落脚处么?不如来我们客栈里当个闲职吧?老板人很好的。”

  大侠本想拒绝,忽然想起怀中揣着的那点可怜的碎银,还是点头应下了。

  ——可怜在厨房内忙碌的老板,还全然不知这事儿呢。


  06.前朝皇子——草绿。

  老板在童年时期也是有过“梦中情人”的,那是邻家的“姐姐”,长他几岁,生的温婉可人,一双桃花眼水灵灵的十分讨喜。

  只是这“梦”在某天碎了个一干二净。

  “你,你……”老板张大了嘴,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

  “我怎的了?”面前人一双桃花眼含着笑意,左眼角那颗泪痣一如当年,疯狂击打着老板脆弱的心灵。

  “你怎么是个男人??”老板不可置信,他觉得他的初恋正在冲他挥手道别,在回忆里碎成片片光点。

  那人好笑地看他:“我自小便告诉你我不是姑娘,你一直不信,我有什么法子?”

  老板二十一岁的心脏此刻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他有一种强烈的想要骂人的感觉。那脏话在脑袋里悠悠转了一圈儿后,到嘴边却成了:

  “……你,你这个欺骗别人感情的骗子!!娘娘腔!!啊啊啊!!!”

  那人听后,没忍住笑出了声。


  07.除妖师——柳叶叨。

  作为酒楼的试菜员,来自异域的白发少年最喜欢老板做的海鲜。

  他的大白猫“小可爱”也是如此。

  大猫来了以后,老板本想让它帮忙捉几只老鼠,没想到一提这事儿,那一人一猫便如临大敌般摇起了头。

  于是,怕老鼠的大白猫,过起了晒晒太阳啃啃鱼干的美好生活。

  这日,大猫吃完小鱼干,正卧在房顶上休息,忽然有一只冰冷的手揪住它的后颈,将它整只猫提溜起来。

  “哟,灵识化形?挺厉害的嘛。”那手的主人蹲坐在房瓦上,顺手撸了一把大猫,“就是傻了点儿,竟然就这么把灵识放出来……”

  “喂!!”试菜员背着个装满食材的竹篓,足下轻轻一点,跃上房顶,指着不速之客的鼻尖气急道:“你这人怎么鬼鬼祟祟的!还随便摸我的猫!!有没有礼貌啊??”

  除妖师挑眉,看来这只小猫还真是有趣,竟然敢当面与自己对峙。

  不过,再有趣可爱,也注定是自己的刀下妖魂。


————————



TBC.

评论
热度(24)
  1. 陆泠扶摇客栈 转载了此文字
    开始更新啦!

© 陆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