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洛/线缠歌

架空。

其实看不出是普洛。

OOC全篇。

其实明天才是情人节…我怕没时间发了。

 @三寻_我生而有崖 亲爱的给你粮吃♥


————

 

二月的天十分任性地落下雨来,顷刻间竟愈发稠密,雨脚在路面上溅起一个又一个清澈的水花。一周前还是将落雪的天气,在此刻的空气中变得干燥而寒冷,竭力找回冰冻的声音。

春,也许稍早地来到了。

 

少年枕在臂上小憩,银白色的发丝垂落下来,显出松软的弧度。有人轻轻挪动椅子,落座在他的桌前,抬手,挑开刘海,似乎在细细观察着睡颜。

“你看,这好像挺奇怪的。”声音细不可闻,“你醒着吗?”

他望了一眼自己的手掌——一条红色的丝线缠绕在小拇指上,绵延蜷曲着,延伸到桌角,最后,消失不见。

他蜷起一条腿来,这动作可不小,惊醒了浅眠的人。仍带着睡意的红眸透着几分愠意。

“你怎么突然想来上课了。”顺着友人的目光看去,却露出鄙夷的神色来,“你叫我看什么?就只是空空的手掌吗?”“哈?不可能啊…我明明看得到的。”后来者猛地眨眨眼睛,“你手上明明也有——”

他突然止了声。

什么也没有。

是我眼花了吗?他在心里想着,却不知自己手指上的线,正蜿蜒着,与另一条系在一起,缠绕。

 

赛科尔本想逃了这堂课,欲走时才发现为时已晚,无奈,只得趴在桌上,用目光观察着在座的同学们——准确一点说,是同学们的手腕。

奇怪,为什么只能看到自己的线?他今天遇到的那只鸟可不是这样说的呀。

眼前浮现出一只胖胖的白色鸟儿,站在一个装束奇异的男人肩头,挥舞着翅膀,对自己说:“这个魔法可以让你看见命——运的红线!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呀?看你骨骼精奇,我就不收你钱啦…诶云轩你干嘛这样看我……云轩云轩你走啊!!”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在那之后,确实看到自己手指上出现的红线,也清晰地见到一人一鸟相连着的红线。即便这样,也在午饭过后冲淡了,由一开始全都能见到,变成了只能看见自己的——这一端,本想顺着线寻找所谓“命定之人”,终于追到教室,却因时效而作罢了。

奇怪的魔法,肯定是骗人的吧。

他闭上眼睛。

 

雨下个不停,风也开始肆虐起来,敲打着几近枯槁的树干。

 

世界上没有注定吗?

没人说的清楚。

不过,神棍总是有的。

维鲁特少有的走了神,想起早晨自称巫师的男人所念的咒语,盯看起左手的小拇指来——什么时候缠上了线呢?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差点在课堂上从椅子上跳起来。

——红线的另一端是……

风怒吼着,敲打玻璃,雨点被吹成细丝,洒在刚刚鼓出的绿芽上。

 

今天被称为情人节,是另一个世界传过来的节日。

通常的,人们会向自己心仪的对象送出礼物。

——就像现在这样。维鲁特将第36封书信和巧克力塞进桌子里。

目光不小心又飘到手指上,差点红了脸。

那一头是……

 

放学过后,留下了巧克力和告白在抽屉里,维鲁特开始思考怎样解决今天的晚饭。父母接连出差,屋檐外还下着冰冷的雨。

一把黑色的伞罩在他的头上,望过去,不留痕迹地迅速移开了目光。

“叔叔阿姨还没回来?”点头,“去我家吧,我们可以一起写作业——”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抄我的作业。”

“还是你懂我,都这么多年的朋友了,帮帮忙嘛。”

他今天本来是想答应的。

于是他摇了摇头。

红线系着手指,断断续续,却连成一线。

明明是拒绝后,又任凭着人拉着自己向前走。

他在走神。

 

风小了。

 

“啊——情人节也没人送我个巧克力。”

“我的抽屉里全都是,你想吃明天全给你。”

“那不一样!你的都是女生亲手做给你吃的…”

不甘心地又看了一眼手指。

延伸着,有了目标。

心在跳。

骗人的吧?

 

“云轩啊,你说那个魔法究竟管不管用啊…”

“你猜?”修长的手指递过去一块巧克力。

“咕唔…可是我看他们一点进展也没有啊!”

“不急,他们的时间还长着呢。”

 

另一个世界中喷洒了岩浆和碧涛海浪。

红线中,谁在唱歌。



————

FIN.

评论(4)
热度(14)
© 陆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