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向?/陶导您赫点儿嘛?(一)

*现代,娱乐圈设定。

*欢脱全员向(大概)。

*人物设定和人际关系全是捏造。

*演员梗,所以人物性格对于原作来讲有一定出入,部分角色性情大变请注意避雷。

*包括页游/动画/手游梗。

*人物属于淘米,OOC属于我。

*淘米公司拟人化→陶米。

*各种cp有。不能接受的话抱歉。

*本章含:白安,动画梅曼,游戏梅小,凯盖,班黛等cp暗示,请注意避雷。我就不打cp的tag了。


01

安德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

他迷迷糊糊望了一眼枕边的闹钟,顿时睡意全无,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盯着乱蓬蓬的棕发冲向洗手间。

他没忘今天要开机新戏,然而他的室友梅特墨菲斯——负责每天叫大家起床的那位——破天荒地忘记了。后据其本人说是惹恼了隔壁寝的小吃货,昨晚的睡前水里被溶了安眠药物。

安德鲁嘴里塞着牙刷含着泡沫,疯狂冲到每个人铺前摇醒了大家。

最先醒来的是班森,他睁眼后第一句话就是:“我交稿了交稿了这期没窗真的!!……噢安德鲁啊,我还以为是主催上门找我来了……”

安德鲁以一种悲天悯人的眼神心疼了班森一秒钟。

第二个睁眼的是曼达拉,他从梅里美的怀抱里挣脱,坐起来捋一把头发,打了个漫长的哈欠。“……早安。”

紧随其后的是昨晚来蹭床的梅里美,他翻了个身拉住曼达拉的右手,嗓音因久睡而变得昏哑:“今天又没你的戏,再睡一会儿吧。”

“要去打卡啊…我还算个工作人员。”

“那也没见你工资多多少……”

妈的基佬。安德鲁刷着牙,感觉自己此刻浑身都在发光。

最后一位是导致安德鲁晚起的元凶,梅特墨菲斯。

“我靠完蛋了今天肯定迟到——啊啊啊我昨晚好死不死为什么要去惹小吃货完了你说他会不会今天不理我啊……唉安德鲁你给我腾个位置我要洗脸。”

安德鲁很想白他一眼,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02

梅特墨菲斯和安德鲁一路上风风火火地赶到片场时,在化妆室等候了许久的尤里正在刷朋友圈。

“我还以为你们两个睡死在宿舍里了。”尤里收起手机,用修长的手指捏了捏眉心。

南茜抱着戏服推门进来,身旁跟着妮可。

“快换衣服,一会儿妮可和尤里给你们俩上妆。哎呀还好你们没迟到,快点吧,不然陶导又要卷人了。”南茜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而此时安德鲁已经把法袍套上了。

妮可的粉饼在他脸上飞速跳跃着,留下化妆品淡淡的香味。

上完妆的安德鲁给黛薇薇发了条微信,一抬头就看见梅特墨菲斯那张苦瓜脸。

“我好像把剧本忘在小吃货那儿了。”

安德鲁强忍笑意,拍了拍他的肩:“节哀。”

才出化妆室,梅特墨菲斯就听到门里面的安德鲁一阵放肆的嘲笑。

你就笑吧,笑吧,看一会儿咳嗽的是谁。梅特墨菲斯一边给小吃货打电话,一边愤愤想到。

“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我咳咳呛着了咳靠哈哈哈咳咳咳。”

艾玛拿来水晶球的时候,就看到身着深蓝色法袍的魔法师在毫无形象地笑咳。

您的角色完全OOC了啊!!艾玛摔了剧本。


03

简易的仪式过后终于开机了,这次的剧本被命名为「重身」系列,照例是陶导喜欢的四部曲形式。

由于第一场没爱德文什么事,他就坐在一旁观望,顺便拍几张自拍发微博。

“卡!”陶米从摄影机前探出头,走到演员中间,“黛薇薇你这不行啊,情感要放开。”

“……可是导演,这,这要怎么放…”

“这样吧,你想想看,假设你最好的朋友之一爱德文因为在他面前保护你们——牺牲了,”陶米指了指梅特墨菲斯,“你的心情?”

“导演你想多了从小到大都是我保护他们。”

“好吧,换个说法,他把你手稿弄丢了以后你的心情?”

“我靠梅特墨菲斯我杀了你——!!!”

陶米怔了一怔,开始后悔自己刚刚喊卡的举动。


04

“导演……”三好学生爱德文举起了右臂,“我觉得安安可能需要找找感觉。”

陶米和爱德文看着蹲在地上捂着脸的安德鲁,他的道具假耳因挤压呈现出快要掉落的趋势。

爱德文的小心思飞快揣摩了一下,觉得可能是安安心里害羞,不好意思扒自己衣服的缘故。

于是他本着室友异国皇子交给自己的“不能让喜欢的人太难堪”思想,自以为十分委婉地提出了这个建议。

陶米还没来得及答应,就见安德鲁在地上蹲着颤抖,兜帽都快掉下来了。

“哈哈哈哈哈让我笑会儿哈哈哈哈阿文你的腹肌竟然是哈哈哈哈哈用化妆品涂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呃咳咳咳哈哈哈哈靠咳咳我又呛到了咳咳咳……”

爱德文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与剧本人设大相迳庭的安德鲁,撂下一句话来:“呵,愚蠢的拉贝尔小基仙。”

安德鲁不笑了,抬起头以一种近乎惊恐的眼神注视着爱德文,他忽略了自己快要滑落的假耳朵,也忽略了方才因情绪剧烈波动而溢出眼眶的泪珠,一时间,仿佛时间停滞。

爱德文冰冷地回望过去,看着竹马从衣兜里摸出手机,颤抖着开了机,然后拨号。

“薇薇你快来救我阿文他疯——”

爱德文抢先一步从他手里夺下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女人说:“没事,薇薇你不用担心,安安他只是…欠管教了而已。”他瞥了一眼安德鲁,用另一只手紧握住对方的手腕。

回到化妆室的黛薇薇此刻开着免提,优雅的细眉几乎要打起架来。

妈的死给。黛薇薇怒气冲冲地挂了电话,从班森手里接过小笼包开始大快朵颐。

“……班森你从哪儿买的小笼包,怎么还是狗粮味儿的。”黛薇薇心情不好。

班森回想了一下,默默地夹了一个送到嘴里:“好像是……从凯奇那里拿的……据说是盖恩做的。”

黛薇薇觉得自己生无可恋了。


评论(12)
热度(22)
  1. 艾丽丝陆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伊莎贝尔
    梣泠:
© 陆泠 | Powered by LOFTER